当前位置:博客首页>>片言碎语 >> 阅读正文

湖南女孩被深圳二院导演“点滴死”

作者: 郑晓 分类: 片言碎语 发布于: 2010-11-29 05:52 浏览(3,364) 没有评论


易静生前照片

易静,女,26岁,湖南长沙人!衡阳师范学院外语系2003级,曾任衡阳师范学院外语系学生会主席,为人开朗,热情。现已在深圳华强北创业,并初具规模,今年年初考上了上海财经大学的MBA。生活一切步入正轨,与男友恩爱,打算结婚,又在惠州定下了自己未来的家~~~~一切的一切,多么的美好,让人羡慕!!!可这个美丽前途无限的湖南妹坨因小小的感冒被广东深圳这个狗日的二医院导演了一次世界医学奇迹—–点滴死!!
他,点滴死的执行者,狗日的广东医生—-苏顺庭!男,说医生是侮辱了这个称号,草菅人命的专业杀手才对!就是易静的主治大夫。
他们,点滴死的总导演,狗日的深圳二院!挂医院牌子是侮辱了医院2字!专业杀手机构,技能娴熟,并且毁灭证据,推脱责任已经达到程序化,产业化!绝对世界第一!
“点滴死”全过程:
易静于2010年11月19日下午因为感冒来到深圳市市二医院输液,医生诊断为流行性感冒,19号打完针后,回到家晚上一直呕吐。第二天上午9点遵照医生的要求,继续来到医院输液,她告之了医生具体情况,医生说呕吐是胃有问题,就给她换了胃药来打。10点开始输液,第一瓶打完,第二瓶就说难受,陪同她去的男朋友赶快去给她交床位费,还没躺上几分钟,易静就说心脏不舒服,然后马上被送进近在咫尺的抢救室,此时是11时多的样子。期间,她的主治医生再也没有露面,抢救过程中出来沟通的已经换了别的医生。大约1点多,医生出来说给她打了8支强心针,电击也试过了,都不行,就问家属,现在只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死马当做活马医吧,家属哀求着请他们用最好的药,不要去想钱的事情,医生说那个手术挺贵的,但是医院就不收患者的费用了(此时的这些人渣表现的是多么的高尚啊)。大约2点,估计手术做到一半,一位医生出来要家属签字,说是补办程序,家属稍稍一犹豫,出来的医生发着火,挥舞着手上的抄写板:“你们家属都这个样子,不配合,我们在里面尽力抢救有什么用,不签字就不抢救。”无奈的家属们只能签了字。14时25分,医生走出抢救室,带来一噩耗,说病人抢救无效死亡,死因心肌梗塞。
这真的是无法让人相信的理由,易静是外语系出了名的运动尖子,她在国庆节还去过云南,都好好的。她2008年还代表湖南参加过一个竞技比赛,一路冲到了海南的总决赛。这样的一个女孩子,心肌梗塞?
等我们赶到医院,她男朋友直接把我们带到了太平间,易静的冷柜旁坐了几个欲哭无泪的家属。我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站在一旁默默的叹气。
我们打了广东几乎所有媒体电话,得到了非常广东非常标准非常正确的回复:我们已经信息录入了,请等待我们的回复!
好不容易过来了一名记者,在做完录像记录后,她说亚运期间不会报的,争取亚运结束后帮我们,这里非常谢谢她了!感谢她陪着家属跟院方至深夜,若不是第二天还有采访任务,我相信她会跟我们坚持下去。
最丧尽天良的是深圳二院竟然将第3-4页的病例撕毁了!家属为了找证据,从医院10个垃圾桶中苦苦寻找,终于在其中2个垃圾桶中找到了相关诊断的碎片!当家属问院方要病例时,院方说要领导签字同意。还有抢救过程中的心电图的记录都凭空消失了,最奇迹的是从易静到医院就诊至离世时所有的医院药品出库记录也不见了!——操作过程如此娴熟!分工合作如此缜密!真是让人佩服!这充分体现了深圳二院的高,精,深的专业水准,埋没良知,颠倒黑白,惨无人道,草菅人命!!!
从易静进了抢救室,那个人渣就没有出现了!!!院方开始派了一个什么医务科的代表说他全权代表,可是那个人就会东拉西扯。最后又派了一个不知所谓的副院长,是个女的,从头到尾一副看戏的样子(易静的妹妹说在谈判过程中还看见她偷笑)。
易静过世后,院方不肯安排冰柜,说是全坏了,一直拖到下午7点,才安排了一个不太制冷的能勉强工作的冰柜。工作人员来看过两次,第一次开门测温是零下三度,关上再开就是三度了。家属强烈要求换新的冰柜,那些人就说以我的专业知识,这个温度足够了。要新的,没有,就匆匆走了。
到了深夜,那个人渣现身了。易静的姑姑上去扇了他一巴掌,这时候大家再也按捺不住,都冲了上去,可是人渣好命,被pol.ice们给救下了。院长的出现特别的有排场,调动了防暴pol.ice,带盾牌的。初步估计,到场pol.ice有四十余人。我们也就二十余人。一半还是女孩子。
易静的大姑姑也赶到了深圳,她患有高血压,吃了药那个血压都将不下来,手脚都肿了。院方派来一个医生给她量血压,医生带来的量血压的仪器没电了~~~~~~~~·易静的大姑姑冲着医生哀嚎,你们这是什么医院,一个好好的人进了你们医院怎就成这样了呢。那个医生神色一变,说我是晚班的,不知道白天发生什么事情。最后在匆匆离去之时,不知所谓的说,这个与医院没关系,你问国家~~~~·国家?可否告诉我你口中的国家是什么??????
易静的妹妹坐在冰柜旁,口里念叨着:姐姐,你有那么多美好的未来等着你,你怎么就这样走了。你跟妈妈是最亲的,妈妈身体又不好,我们真的不知道怎么告诉妈妈这件事情,妈妈知道一定会疯掉的。
我们守在太平间的撑到早上7点半,得到的消息是,院方还是没有任何的道歉,院方几次还提议说夜深了,大家都困了,去洗洗睡吧。多仁慈!

20日中午12:20最新情况如下:
白春梅(易静同学)说今天在医院一整天我们贴了大横幅
还有易的大相框,毕业照,奖状等在医院门口!
我们还烧了纸钱,医院没一个人出来!
21日下午19:00情况:
拖了2天后,14:30深圳二院终于开始调查组,跟家属交代!但一直推脱责任,对病例、抢救记录、死因等疑点问题都闪烁其词不进行正面回复!无法沟通!
22日22:13最新情况:
到现在医院还没给出一个明确办法,易静还在太平间躺着!!!而且那么多广东媒体也就一家进行了简短的报道!

易静至死都不能闭上眼睛,她姐姐把她的眼睛合上,她又马上睁开。要知道,那时的她心跳已经没有了。但是我们都知道她不甘心啊,这么年轻就客死异乡,把生命交给了所谓的市级医院却换来了永不瞑目,她还没有来得及跟亲爱的家人说上一句离别的话啊!什么都来不及说,什么都来不及啊!为什么这样的道别的机会都不给她啊!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本文永久链接: https://www.zh30.com/shenzhen-second-hospital.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