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是台湾女作家林奕含唯一的长篇小说,出版于2017年2月。

以下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简介转为了简体。
患有重度抑郁症的台湾26岁才女作家林奕含4月27日住处上吊自杀身亡引起岛内关注。据台媒报道,林奕含父母发表一份沉痛声明,林奕含所写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一书中,女主角悲惨遭遇全是亲身经历,包含儿时遭补习班名师诱奸,引发痛苦抑郁。

林奕含在一次受访时谈及,高中时得了重度抑郁症,16岁起就固定到精神科接受诊疗,但医生没有给她明确的病名,曾3度试图自杀未果。当年以台南女中满级分上了医学系,但才念2周就休学,后来重考上政大中文系,3年后因病发,再度休学,饱受疾病折磨。

“生病它不只侵蚀,不只变成我们的人生,它变得比我们的人生都大。”林奕含3月中旬透过脸书坦承自己身心不适,但为了与大前辈对谈,未依安排住院。
林奕含当时提到,觉得被自己的身体困住了,甚至曾强迫自己一定要规律作息,因为自己真正想做的是寻短。她其实曾提及,感觉世界所有欢乐都与自己无关,虽然和医师约诊“哎呀,但是好想要赖皮,真的好想要偷偷地死掉哦。”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令人心碎却无能为力的真实故事。
性、权力、升学主义──青涩的表皮、变态社会的日常
如果这件事情正在发生,我们要怎么假装世界上没有人以强暴小女孩为乐?

  「我下楼拿作文给李老师改。他掏出来,我被逼到涂在牆上。老师说了九个字:『不行的话,嘴巴可以吧。』我说了五个字:『不行,我不会。』他就塞进来。那感觉像溺水。可以说话之后,我对老师说:『对不起。』有一种功课做不好的感觉。」

  痛苦的际遇是如此难以分享,好险这个世界还有文学。

  小小的房思琪住在金碧辉煌的人生裡,她的脸和她可以想像的将来一样漂亮。补习班国文名师李国华是同一栋高级住宅的邻居。崇拜文学的小房思琪同样崇拜饱读诗书的李老师。
  
  有一天李老师说,妳的程度这么好,不如每个礼拜交一篇作文给我吧,不收妳钟点费。思琪听话地下楼了。老师在家裡等她,桌上没有纸笔。
  
  思琪的初恋是李老师。因为李老师把她翻面,把他的东西塞进去。那年的教师节思琪才十三岁,这个世界和她原本认识的不一样。
  
  如果这是爱情,为什么觉得暴力?为什么觉得被折断?为什么老师要一个女学生换过一个女学生?如果这不是爱情,那满口学问的李老师怎么能做了以后,还这么自信、无疑、无愧于心?
  
  这是一部惊人而特别的小说,小说作者既具有高度敏锐的感受力、又是一个近距离目击者,使这整件事像一个「倖存的标本」那样地被保留下来。整本书反覆地、用极度贴近被侵害者的视角,直直逼视那种「别人夺去妳某个珍贵之物」的痛苦──且掠夺之人是以此为乐。

  聚焦于各种底层、边缘、非主流、格格不入的个人或群体的生命记事。取材自民族志、生命史、报导文学、阴性书写、人文研究、社科调查等。书系精神为不渲染浮夸悲歌、不消费廉价温情、不製造刻板印象、不巩固傲慢偏见,但求揭露隐蔽、翻转污名、传达喑哑者的声音、体现各种活着的姿态。最终让人明白,故事的书写者、故事裡的主人翁,乃至故事的阅读者,在生命旅程中都可能是misfit。

惊心、难捨──各界推荐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具足了掷地有声的雏凤挺拔之姿。」──张亦绚

  「来自于真实世界的故事、恶意,……这本书的书写,本身就是一种知识传递的可能。」──蔡宜文

  「这是个恐怖,耽美,像转动音乐盒那样各部位小齿键,又像无数玫瑰从裂缝伸出,绽放的故事。很像纳博可夫和安洁拉.卡特的溷生女儿。」──骆以军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这本小说乍看谈论权力不对等之性与暴力,实际上更直指文学及语言如何成为诱姦与哄骗之物……显然不只是一本最佳新人等级的作品。」──汤舒雯

作者介绍
林奕含
  出生于台南,现居台北。没有什么学经历。所有的身分裡最习惯的是精神病患。梦想是一面写小说,一面像大江健三郎所说的:从书呆子变成读书人,再从读书人变成知识份子。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txt电子书下载
链接: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txt电子书下载网盘下载 密码: f88a

报歉!评论已关闭.